不应对汽车强国战略抱太多希望

(作者为资深汽车研究专家,长期专注于产业命题研究和车企竞争力分析,现任职于国内主流汽车媒体)

近日,有消息称,在不久前召开的所谓“2013中国汽车T10峰会”上,一个名为“中国汽车强国发展战略”的草稿得到与会者的重点讨论。尽管报道者称用尽千方百计也未获得有关的具体细节,局外人暂时无法得窥全貌,但是,网友们还是用猜测性填空勾起了公众的好奇:这个战略,肯定会有以下似曾相识的板块:“现状与挑战”、 “目标与原则”、“对策与措施”……

没有人会怀疑,在当下这个什么领域都喜欢讲战略的语境中,找一拨专家集中起来开几次闭门会议,碰一碰各方情况,弄出一个漂漂亮亮的“键盘战略”的文本来,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问题是,我们究竟应该对“汽车强国战略”抱有怎样的希望?

是需要澄清认识统一思想吗?如果推出一份战略就是要强调以前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机遇和挑战、意义和责任、紧迫感和危机感,那么,“要”建设汽车强国的认识,早就存在了,需要正儿八经皇然而论么?

是需要强调核心要素的绝对重要性吗?如果战略的措施就是要强调自主发展能力、、企业国际竞争力等等的重要性的话,那么,目前国内所有汽车产业管理者、汽车企业家、汽车研究学者,都早就烂熟于心了,还需要出台战略多此一举么?

是需要强调国家要支持的必要性么?是需要强调零部件、流通、汽车金融、汽车服务、汽车人才乃至大交通政策等等细分领域的独特意义么?对这些,网友们都能说出一大堆有因有果的道理,还需要以“中国”的名义来空费词说么?

看来,心平气和的讨论,必须先回到战略的前提上去。战略是什么?其答案也许众说不一、见仁见智,我们可以不去理论。然而,决定一个战略能否值得期待的基本前提,却需要我们予以重点关注。在这里,有两点必须明确:一是战略边界层次一定要清晰,二是战略主体地位一定要明确。国家有国家的战略,企业有企业的战略,不同的战略层次,决定了不同的目标层级约束、不同的相关利益约束和不同的主体调配资源的能力约束。

对照上述前提,回头再看这个“中国汽车强国发展战略”,未免有一开始就陷入歧途的风险。

“汽车强国发展战略”,有主体模糊之嫌。它究竟将是在怎样的边界内运行呢?是国家战略层面么?看起来不像,其动议者和审议者,目前看来都是汽车行业内的人;那么,是汽车企业战略么?也不像,哪有自负盈亏的企业会把自己的战略拿给别的同行去讨论的道理。那么,这个战略起草者们心中默认的战略边界,最有可能是中国汽车产业了。这恰恰是危险所在。

一个庞大产业集中实施一个明确的战略,在计划经济时代,可以高效运行,因为那时候,企业只是一个产业的一家工厂,产业管理者直接代表国家意志行驶战略主体职能,故而产业战略具备号召力和执行力;然而,在市场经济时代,像中国这样一个由不同行政部门各自有限负责的汽车产业,没有谁能够惟一代表产业行驶战略主体职能。主体模糊的产业战略,既得不到各自为战的企业的无条件落实,又得不到所求不同的各方的一致认同,因此,多数会停留于纸面。就算所谓的“T10”共同参与了讨论,也无济于事。

“汽车强国战略”,还有敷衍拔高之嫌。汽车产业是国家支柱产业没错,汽车产业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没错。但是,这不是建立该产业的国家战略的充要条件。更何况,今日的中国汽车产业环境,决定了国家层面直接行使企业主体职能不可能,也决定了整体上无视国际通行的市场化环境而将一个产业隔离成一个独立的“温室”的不可能。这样看来,所谓建立汽车强国的国家战略,更多只是汽车行业人士的一种善良愿望,一种自我唱和的拔高。

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了六十周年,经历了不同经济制度的管理体制演变,也经历了由封闭到开放、从单一到多元的企业能力跃迁。这些实践给了我们这样的客观认知:“汽车强国”,只能是一个由优势企业持续努力而收获的综合效果,而不是一个预设的目标。先有企业群体的持续强大,后才有水到渠成的汽车强国,这个顺序不太可能颠倒。因此,“汽车强国”梦想,是不能依靠战略规划出来的。

就“汽车强国”而言,即便需要这样的战略,对历史的总结比对未来的规划,可能更有用一些。毕竟,公众对“汽车强国”的希望,更多地体现在汽车企业有自己独特而坚定不移的企业发展战略之上,体现在汽车管理部门有自己科学而切合实际的管理思路之上。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不应对汽车强国战略抱太多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