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沦丧是中国汽车面临的最大危机

日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在一个论坛上说:“谁说要放开股比,谁就是大汉奸”。

在股权放开问题上,我一直与董扬持相同态度,不主张放开的。但是,觉得董扬的这种说法也言之过重。

据我所知,近几年来,董扬先生的老上司,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张小虞,就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宣称:“我赞成合资企业股比放开,我们已具备了股比放开的条件”。他认为股比放开更有利于竞争。我担保张小虞不是汉奸。

民营企业家,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更是到处呼吁放开股权, 2011年两会期间,李书福做客《程远会客厅》,就提出放开50对50的股份比例,主张让外方在合资企业控股,甚至独资,李书福自然也不会是“汉奸”。

李书福提出放开合资股比的理由是,在外方掌握企业核心技术的背景下,“50对50”的股比只是工商登记的表面文章,即使中方控股也没有实际意义。而放开股比限制,没有中方伙伴的帮忙,外国汽车公司很难获得中国政府的支持,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将变得艰难;同时中国企业可以一心一意地做,合资企业就会慢慢消亡。到那时,中国政府也会拿出支持的办法,洋品牌就会面临挑战,到最后,中国汽车产业就像家电产业一样崛起。李书福的这些说法不会被当作“汉奸言论”。

在今年同一个论坛上,福特CEO穆拉利更是放言:“合资企业的股比放开将是未来趋势”,他表示,“更加期待的是中国对资本市场的开放,因为这样能有利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多种的融资服务”。穆拉利是代表合资外方,即跨国公司利益的,无论他的言辞多么极端、多么激烈、多么“放肆”,肯定也不能将其归入“汉奸”类,反倒如果是他持了相反立场,为中国人的利益说话,那倒是成了“美奸”。

所以,主张“放开股权就是汉奸”的说法显然是欠妥当的。

多年来,我一直主张不放开合资股比,因为在合资早期,中国既没有技术,也没有钱,资金常常是拿“土地、厂房”顶替的,外方所看重的中国市场也还没有显露出今天这样的魅力。在合资公司中,中方话语权很小,和“小媳妇”差不多,是“弱势群体”,不用说核心技术,就是拿什么产品到中国销售,中方说话也是不管用的,仅仅是在政府公关方面中方能发挥“本土优势”。由于坚守了股比政策,合资中方才在合资企业中维持了表面的“平等”地位。

随着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和汽车市场的迅速扩大,中方在销售领域逐渐大显身手,外方也乐于调动中方积极性,为其多卖车子。现在股比政策的作用越来越弱化,股比主要体现在利润分红上,多一分股份就多分一份利润。

由于中国已是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竞争又十分激烈,为了把外方品牌的车子卖好,外方除对核心技术把住不放,其他方面都很开放,中方可以随便到外方“产品库”挑选车型,向中国市场引进什么产品,中方意见很受尊重,想要什么产品就给什么产品。在这方面合资企业中双方利益高度一致,就是更多的占领市场。

在现在的汽车合资企业中,很崇尚一种理论,就是“合资企业派驻人员只关心合资企业的利益,而不是合作任意一方的利益”。理论上讲这话没有错,但从客观效果看,合资企业中方关心的只是把合资外方品牌的车子多卖,合资企业赢得更大利益,至于中国汽车产业是否能够做强与他们无关,因此对产品研发要求不迫切。比如国家政策要求打造“合资”,原本想借此迫使外方出让技术,但中方却与外方沆瀣一气,联手用淘汰产品糊弄中国政府。

在合资双方共同利益驱使下,合资企业拼命跑马圈地,大量建立组装厂,扩大合资规模,让中国成为跨国公司全球最大市场。大众汽车在华已经建立了10个工厂,通用也宣称,“3年内在中国的工厂数量将增长至30座,和当前美国工厂数量基本相当”。中国政府部门,原本想把“新能源”与“合资自主”作为遏制跨国公司扩张的门槛,但是在中方合资伙伴的配合下,很快就被攻陷,“新能源”只需发布一个空头品牌,20年以后再见,而“合资”,则拿一个淘汰产品改个名就对付过去了。

现在世界上资金多得不得了,中国民间更有大量资金找不到好的投资渠道,酿成了巨大的房地产泡沫;而汽车的一般通用技术,都是可以买得到的,人才只要肯花钱也可以请到,唯一稀缺的资源就是市场。世界上各种合作组织的建立,一些局部战争的爆发,原因都是为了争夺市场。中国汽车长期陷入困境,并且看不到解困的前景,也是市场几乎被跨国公司瓜分殆尽。

中国汽车业最大的危机就是市场沦丧,但是,中国汽车管理当局却“拿豆包不当干粮”,总拿不出,或者根本就不想拿出保护市场的办法,任凭跨国公司蚕食中国市场。如果说现今中国还有“汉奸”的话,这些人才是当今的“吴三桂”,才是真正的当代“汉奸”。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市场沦丧是中国汽车面临的最大危机